饿了吗?夫人要人送了点补品过来,多少也吃点,嗯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47
  • 来源:人人日人人入插上视频_人人干人人上人人爱_人人玩人人添人人澡mp4

  饿了吗?夫人要人送了点补品过来,多少也吃点,嗯?”他拿过保温瓶,倒出一杯香气四逸的补汤,凑到她的唇边,轻哄。

  他从来不哄人的,但是对象是她,那样的话便如此轻而易举的说出口,倒是她,一张睑全都红了起来。

  看着杜铃兰害羞的样子,他没有忍住吻上了她发烫发热的睑,真是可爱,为什么他以前没有发现呢?

  但不要紧,接下来他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,他可以慢慢地从她的身上一一发掘出更多可爱的地方。

  一碗汤很快便喂完了,他收抬过碗筷,见她还没有睡意,便继续坐在她的身后,将她抱在怀里,安全地呵护着、保护着。

  这样仿佛被他捧在手心上的感觉很好,她享受似地阖上眼睛,静静地与他共享此刻甜蜜的气氛。

  只不过,几下不识相的敲门声,打扰了他们。

  杜铃兰无声地暗叹,抬眼看他,殊不知却看到他皱起了眉,明显跟她一样,对这个不识相的人的打扰感到很不耐烦。

  敲了几下,门外的人也没有等他们回应,逞自地打开门走了进来,瞧见他们紧紧相偎的情景,只是挑了挑眉,然后识相地不作任何表示。

  倒是杜铃兰不好意思地挣扎起来,想躺回床上,但韩洛霆却不准,用着一种很不友善的语气质问着这个“不速之客”,“三少爷,有事吗?”

  龙潮一如既往地勾着一抹温和的笑,童史无欺的表情总教人对他不设防,只不过跟在他身边多年的韩洛霆,一眼便看得出这男人不只是来探望杜铃兰这么简单,他绝对是另有目的。

  “我来当然是探望铃兰。”龙潮说得格外的无辜,“当然,要铃兰说服你继续留任影卫统领一职,也是我这次来的目的。”

  如果只靠他的三言两语,就可以留下韩洛霆的话,那简直是天方夜谭,不可能的任务!只是当韩洛霆爱上了杜铃兰,这就成为了有可能达成的任务。

  龙潮的话,教杜铃兰傻住了,“三少爷,你说……什么?什么留任?洛霆他……”

  龙潮猜得没错,韩洛霆果然不打算跟她提及这事,“在你休息期间,洛霆向我请辞,说因为你不想回龙门,他也不打算回去了,铃兰,你想想,好歹我也对你们不薄,你说因为怀孕了而请辞,我二话不说的批了,半点为难也没有,但洛霆却因为你也跟着辞职,你可以想象到我有多头疼吗?”

  杜铃兰难以置信地看向韩洛霆,“你……你怎么……怎么可以……”太过震撼的消息,教她完全没有办法说出一句完整的句子。

  “铃兰,你替我好好劝一下这家伙可以吗?还有,我妈很想你,在你离开后她就一直叨念着你,说你就像她另一个女儿一样,对你放不下心,可以的话,回去看着她,而霏霏还有大嫂她们都很想你,如果不是怕打扰到你的话,她们一定会结伴一起到小镇找你。”

  而她们一去,她们的丈夫又怎么可能让她们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自己去?当然也会跟着一起去,如此一个牵一个,几乎整个龙门的人也会造访那个平静的小镇。

  届时,小镇还可以这么平静吗?

  杜铃兰眼角一抽,十分万幸她们没这样做。

猜你喜欢

一看他菜不吃、酒不饮,什么也不碰让她心机落空

一看他菜不吃、酒不饮,什么也不碰让她心机落空,心一急的萨哈娜整个人往他身上贴去,宽衣解带的眼带媚态,企图以浑圆有致的娇躯迷惑他,甚至不顾廉耻的欲撕开他的衣服好造成事实。因为她是

2020-04-20

「咳!咳!我的胸口……咳!像压着一块巨石一般的难受

「咳!咳!我的胸口……咳!像压着一块巨石一般的难受……全身无力……救救我,神医,我还不想死……咳!咳!」柔弱似柳的娉婷身影宛若风中残烛,脸色白如澜沧江头的低云不见血色,气虚体弱

2020-04-20

眼神落在床铺上的一处暗红,八百年前就不知体贴为何的他忽生一抹怜惜

眼神落在床铺上的一处暗红,八百年前就不知体贴为何的他忽生一抹怜惜,在没吵醒枕畔人的情况下轻足走向浴室,打算弄条热毛巾帮她擦拭。只是那扇门一打开,他的好心情全不翼而飞,取而代之的

2020-04-20

「不怕一万,只怕万一,人的旦夕祸福难以预料

「不怕一万,只怕万一,人的旦夕祸福难以预料,你还是戴上比较保险,你瞧怕死的徐副总不也一脸拙的照办不误。」这种事干么逞强,安全最重要,别管他好不好看或形象问题。「蠢蛋笑拙蛋,你会

2020-04-20

原来爱一个人是这么快乐,不能以世俗的标准

原来爱一个人是这么快乐,不能以世俗的标准来衡量此刻的他心中对她高涨的爱意,无一丝遗憾的包容她的缺点。身体密码比心更早知道爱的谴言,要她和爱她不尽相同,他自负的看不清自己的心意,

2020-04-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