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到这,杨墨非有些明白舒梓嫣的性格是怎么形成的。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57
  • 来源:人人日人人入插上视频_人人干人人上人人爱_人人玩人人添人人澡mp4

  听到这,杨墨非有些明白舒梓嫣的性格是怎么形成的。

  虽然舒母看似总在打闹舒梓嫣,但她却是真心地爱着女儿,而这点,舒梓嫣也应该知道,所以受了委屈不说,是怕总在为她操心的舒母担心,宁愿自己把委屈吞了。

  “伯母,妳放心,我不会再让梓嫣受委屈的,我保证,绝不!”冲着这一点,他有必要给舒母一个承诺。

  “好好好,伯母信你了。”舒母转身,拭了拭眼角的泪,很感激老天爷给了女儿一个这么好的男人。

  “妈,妳还要说多久?他手上还拿着东西呢!”久久等不到他们进门的舒梓嫣,忍不住凑到门边,生怕杨墨非已经被老妈盘问到露馅了。

  “妳这不孝女,心疼人家却让墨非自己拿。”白了女儿一眼,舒母伸手想帮杨墨非拿点,减轻他的负担,谁知他拒绝了。

  “伯母,这东西不重,而且是我要梓嫣不用拿的。”

  “就是,是他不要我拿的。”听到杨墨非帮自己说话,舒梓嫣不知哪来的狗胆,居然敢跟舒母呛声,结果想当然是被舒母“肃清”了。

  舒母听了杨墨非的话,原本就感到更欣慰,只是当她听到女儿不甘的话后,忍不住伸出两指,再度挟住女儿的耳朵,不管她的哀哀叫,说不放手就不放手,心里却担心,自己的这个笨女儿会不会好好珍惜杨墨非这得来不易的好男人。

  被舒母盘问过了一回,接下来就是被舒家其他成员轮番上阵地盘问个遍,连刚进门、语气弱弱的舒家小嫂子,也为了舒梓嫣来问他的真心。

  杨墨非不恼,一点也不,因为看到她的家人是真心的爱她,这比什么事都教他来得高兴。

  而舒家人,也似乎对他十分的满意,舒爷爷更是拿出了收藏十多年的佳酿,准备跟他小酌一番。

  他被这个气氛感动了,忘了自己不能沾任何酒精成分的食物,只是酒杯还没有沾到嘴唇,就有人来上门闹事。

  原因无他,只是某个田侨仔不满相亲对象突然说有对象了,就拒绝了自己,自尊心作崇,外加听闻女方今天携同男朋友回家的刺激下,登门闹事了。

  本是因为己方先理亏,舒家人原本还客客气气地寒暄问候,笑脸迎人,只打算早点将这烦人打发掉就算了。

  谁知这田侨仔居然给脸不要脸,尤其是见到舒梓嫣那张桃花般艳丽的小脸,以及魔鬼般凹凸的身材,当下更不愿意就这样回去了,坚持舒梓嫣一定得相这个亲。

  “妈的!你以为你老几呀,叫老娘跟你相亲我就得相亲,我他妈的才不要跟你相亲!”舒梓嫣被对方的不知好歹激得恼火了,一脚踩上凳子,一副女流氓的模样,扯着嗓子怒吼。

  可这如虹的气势维持不久,就被舒母拧住耳朵,痛得哀哀叫。

  “老娘是妳叫的吗?妳这不孝女什么时候当娘了,老娘我为什么会不知道?还有妳一个女孩子,学人家装什么流氓,讲什么脏话?”舒母倒竖着两道眉,比舒梓嫣还凶地质问她。

  “妈,先攘外。”坐在席间一直不发声的舒家大哥发声了,又一边神色自若地给忧心忡忡的老婆挟菜,“别怕,不是还有墨非吗?”他温柔地对着小妻子说。

猜你喜欢

一看他菜不吃、酒不饮,什么也不碰让她心机落空

一看他菜不吃、酒不饮,什么也不碰让她心机落空,心一急的萨哈娜整个人往他身上贴去,宽衣解带的眼带媚态,企图以浑圆有致的娇躯迷惑他,甚至不顾廉耻的欲撕开他的衣服好造成事实。因为她是

2020-04-20

「咳!咳!我的胸口……咳!像压着一块巨石一般的难受

「咳!咳!我的胸口……咳!像压着一块巨石一般的难受……全身无力……救救我,神医,我还不想死……咳!咳!」柔弱似柳的娉婷身影宛若风中残烛,脸色白如澜沧江头的低云不见血色,气虚体弱

2020-04-20

眼神落在床铺上的一处暗红,八百年前就不知体贴为何的他忽生一抹怜惜

眼神落在床铺上的一处暗红,八百年前就不知体贴为何的他忽生一抹怜惜,在没吵醒枕畔人的情况下轻足走向浴室,打算弄条热毛巾帮她擦拭。只是那扇门一打开,他的好心情全不翼而飞,取而代之的

2020-04-20

「不怕一万,只怕万一,人的旦夕祸福难以预料

「不怕一万,只怕万一,人的旦夕祸福难以预料,你还是戴上比较保险,你瞧怕死的徐副总不也一脸拙的照办不误。」这种事干么逞强,安全最重要,别管他好不好看或形象问题。「蠢蛋笑拙蛋,你会

2020-04-20

原来爱一个人是这么快乐,不能以世俗的标准

原来爱一个人是这么快乐,不能以世俗的标准来衡量此刻的他心中对她高涨的爱意,无一丝遗憾的包容她的缺点。身体密码比心更早知道爱的谴言,要她和爱她不尽相同,他自负的看不清自己的心意,

2020-04-20